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结婚或单身 . 你选

与爱人的对错辩论
要么你当舌尖上的赢家
要么步入婚姻殿堂

《someone long time no see》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书架前,是排长长的登机閘

每次踏入这里
在决定启程前都会大致想象接下来两个礼拜大脑的补充剂
究竟想埋头在小说家的幻想里
还是穿越到左手边的真实写录
或者说前面的论着也很诱人
走着走着不自觉就停靠在一堆经济学家的跟前 
好吧,着手可触的这本看来比较适合这段期间心情的知识补给
就你吧,堕入资本论前仿佛听到嘴里还碎碎念着:何帆,你最好别给老娘翻译到像神台上的佛祖,只视其相不闻其声

Friday, September 01, 2017

现实与剧本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

曾经,手稿的部分曾交托给生命很重要的一个人 
可那个人拒绝了
我原以为他说的不需要,是因为有信心在时间的另一端,我们依然会执手相望
所以我等
只是等着等着只等到一张背靠背的照片

Sunday, August 20, 2017

愿望· 期盼·缺失的联系

人的愿望是怎么形成的?
当能力有限而欲望大于能力的时候,人就有了愿望。愿望是当时不能达到的一种期盼,而这种期盼其实来自人内心深处的缺失……

苏逸安那时就微微停下了脚步。
他在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很久远的事,久远得甚至连对童年的记忆那么清楚的他都有点忘记了。


       《九鹭非香•嘘,我们的小秘密》

Sunday, August 06, 2017

我们应该练习道别

我们应该练习道别

死亡,大概是我成长的过程中,最不喜欢的课题之一
偏偏接触它的机会越来越多
而且人物关系图也随着时间离我越来越近

为了显得不至于太过悲凉,或者准备不足而浪费了临终宝贵的几分钟
很早之前我就常常幻想我需要对我爱的人告别
我当下的男友(前)
我的母亲,姐妹,我外婆等

每每刚起个头,情绪就不由自主地哗啦啦收不住口 
话还没说半句就不了了之
直到现在这份练习还没有交卷的一天
所以我想,纵然有时间交代遗言,也必定不会完整
因为无从说起,却又觉得还有许许多多言语无法表达的事
委屈的、不甘的、遗憾的、后悔的、早知道的…

近期外婆突然进入加护病房重新唤醒了我荒废已久的功课
看着病人虚弱的躺在那里
精神不济又不舒服 我在想
就算万全准备 在病危的情况下
能保持清醒的神智也已属幸运
何况还要求记得熟背的遗言
现实中,能有几个个案如同电视剧里,和亲人完整的道别
一般都是叫人措不及手的消息
幸运的话还能有心理准备的时间
即便如此,我也质疑躺在那里的人究竟对我们的道别能听进多少呢

结果最终就是简短的说: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又或者胡乱答应一通之类的
就只为了让一切简短而且听进耳
所以更深层的话,唯有用眼泪来替代了

即便就算知道功亏一溃,我也没打消念头
曲终落幕的道别依然练习着 适应着
只是不再纠结于“临终”
而是将时间推前 让一切想说的得以在对方神智清醒的时候逐步完成
例如提高探访外婆的次数是其一
要完成这件事,并不需要等另一个“危机”显示才行动

而这 也就是我的回答

Monday, June 12, 2017

你该知道的底线

当我觉得为了权力或生存已不忠于自己的心时,千万不要逃,不要投降,不需躲避。该来的,让它来;让离去时,勇敢地离去;人生不用拖泥带水。

我11岁的时候写了一封遗书•陈文茜》

Tuesday, May 30, 2017

绝对的洁癖

时不时将情感的周围缝缝补补
阻挡了烂桃花的入侵外
也同时拒绝了一切的可能性
 
       
                        《感情洁癖症•慈》

Sunday, May 28, 2017

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情 (2)

《待续》

没有绝对的对错,更多的或许应该问问自己,什么是你能承受的

浪漫派在追逐诗和远方的路上伴随着第三者或小三的影子,一旦对方的感情出现裂痕,从然你无辜却也得担待这罪名

务实派强烈的自我保护感在名节保身的当儿,也同时上演一而再再而三错过的戏码,以及从未走心为自己任性活一次的遗憾

侥幸派沉醉在自欺欺人的气球里筑梦,一旦爆破就像慢火中的青蛙不知温度,清醒时已经发现傾尽所有,你已无法还原空荡的心

乐天派躲在拒接长大的盔甲,企图用孩子的眼睛观看世界掩盖心里的期许。殊不知这只是另一件国王的新衣,揭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实生活中的题目也永远不一样,当我们将模糊删除,分别用已婚、离婚中、分居中、冷战中、远距离等字眼代替,选项就会重新刷新,依据轻重摆列。

行动的深浅往往反映动机,如果说将:每晚密切通话的字眼加进联络里,这次你又会怎样选呢?

所有的选择都标签同等的风险跟代价,你愿意承受失去什么,天枰的另一端得放上你想获得什么。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背后伴随众人议论的私语。

选择往往叫人难堪之际,不是对与错或是对于对的相比,而是在两个都看似错的中间选择一个你比较能承受的结果。而你应该问自己,你想成为怎样的人?还是想过着怎样的生活?当两者相抵时,到底哪一个比较可以接受妥协?

《完结》

Saturday, May 27, 2017

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情 (1)

朋友问我: 如果当你遇到一个能言善辩的人,而你又非常着迷于他的说话术,在对方身份不确定的模糊关系中(模糊概括可能已婚,订婚,有女/男友),你是否愿意继续让自己沉醉在极有可能心会沦陷的联络里?

浪漫派的回答是:人生难得遇红颜/蓝颜知己,你永远不会知道事情到最后的发展,你们只是继续保持联络而已,并没有刻意去破坏什么,为什么要拒绝他/她的到来呢,你忍心吗?

务实派的回答:别浪费时间在一个不明朗的关系里。尤其是你非常清楚自己会沦陷的机率是高于百分之九十。继续联络就同等于开着车缓慢的往战争边境驶去,赌你未必会被炸到的概率低于十。

侥幸派的回答: 去啊,谁说模糊就必须判死刑啦?谁说模糊就不可以考虑以后发展的可能性?模糊也就未必是最坏的情况。可能你也不会怎样呢,就算最后如果发现沦陷了,不能有好的结果未必就真的走不出来。其实你也没你想象中的不可自拔。

乐天派的回答:谁说结了婚或有了男女朋友就不许对方交朋友啦?不过就是联系联系而已嘛,有必要想得那么严重吗?不过就是顺从天性而已,做自己又怎么啦?有个干哥哥/干妹妹又怎么啦?不是罪过呀。

世界之所以会有趣,多样化,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每一个家庭,思想,教育,经历都造就不同的人格,性格,信仰。也正因为我们的不同,引导我们做出不一样的选择。而这些不一样的背后都诉说着自己追求什么样的道德价值观。

                                                   《待续中…》

Sunday, May 21, 2017

无法平衡的逻辑

男人的逻辑 :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走

而如果你爱我,你就会来找我 , 却是女人的逻辑

于是年轻才会错过那么多
终于明白同志恋爱是大势所趋
也理解现今男人倾向女性化
而女人倾向女汉子的转变
这些也不过是基因进化的一个机制罢了

Thursday, May 18, 2017

麻烦精的包装

生活的烟火
说穿了就是躲在糖衣里的麻烦精

啥? 不懂??

                                           《生活=自找麻烦•慈》

Wednesday, May 10, 2017

隐形缺口

掀开胶布,除了微红的颜色
已经看不出来它曾经被撕开的迹象
如果不是偶然的触动神经线
每回犯痛时服药撒粉却也还是化了脓
平静的表面下是连我也不会发现的缺口




Friday, April 28, 2017

歷劫归来

領悟是一種歷劫,有些劫難必須親自去經歷,生命才飽滿和厚重

                               《摘自西藏》

Thursday, April 27, 2017

忽略的细节

情绪 
往往反映内心深处
被理性思维  刻意回避的东西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3

《闻接上篇》

后来被带回外婆家,与大姐被分批监护前的最后一晚,她的眼睛老是水汪汪,不时满嘴口水抹了我俩一把脸,还说了些很奇怪的唠叨话。无非就是听话、读书、少打架啦之类的(本人小时最频密的打架对手非大姐莫属也) 心里总觉得有重大事情会发生,隐隐约约似乎闻到悲伤的苗头(那时不懂什么是离别)

果不其然,她用智商低的谎言哄我俩上楼伴睡,然后悄悄下楼。或许是恰巧又或许开窍了浅眠的功力,惊醒后警觉不对头,立马唤醒大姐一起捉奸!啊不对,是捉人!冲下楼梯推开人群,只瞄到隐隐约约有人托着行旅放进车厢。我想冲过去抱着她的脚(没办法,身高就只到这里啊)。忘了怎么收尾,录影来到这里小中断,然后继续…… 哭,闹,歇斯底里的哭,歇斯底里的闹。

我们始终没能好好说再见,在触碰到她之前,讨厌的大人们一个坐青龙右白虎将我俩扛起来拉得远远的,就连车尾灯也看不到就扬鞭走了。每天睡醒后重复满屋找人动作,然后哭,继续闹,重复不间断 (怪不得我这么讨厌这个年龄的死小孩,或许是害怕唤醒自己体内藏着相等的恶魔的基因) 也试过进化成死赖大人缠问她的去向,得到的只是三灭其口避而不谈的回避。后来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她也许就在任何一架仰望的飞机里,正飞去不知名的城市,而我也正满四岁。(为啥看着我的童年,越来越像《天生变态狂》书里提到的那符合后天条件而为扭曲的基因提供酝酿的温床!天呐!)

成长这回事就是分段经历升级版的扫兴。时间只会磨平不重要的花碎片段,凸显核心画面的后劲。誓如离地前的信心喊话、无力阻此头颅分裂的无能为力、挽回不了被遗弃的离别种种…

扫了这么久的兴之后,前几天仿佛又回到孩童时期,那天就是单纯的想穿青色,转身回望,这份单纯悄悄转变成庆幸…而我不急着找答案

Tuesday, April 18,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2

《闻接上篇》

室内反锁的情形下除了紧抓着铁条,也只能隔着旧式的百叶窗心里倒着抽一口气呐喊着不要不要…!
视线不曾离开妈妈托朋友越洋带给我们的洋娃娃。眼睁睁看着娃娃搭配奶白色蕾丝的英国帽的头颅,正在缓慢地,以360°的方式从左到右旋转一圈

他扬起邪恶的嘴角眯起眼睛直视我,举起握着头颅的手用力反转洋娃娃 再用力一拔!生生将头颅扯下来(难怪后来长大后这么重口味,爱看血腥恐怖片)

事隔多年后再次跟堂哥有了联系。  无意间提起小时种种(我发誓我是故意的) ,虽然他极力修正我的漏洞百出的记忆 (出自顽皮恶作剧,但其实洋娃娃的头颅是可以接驳回去的, 洋娃娃依然完好), 可我的记忆里根本没记录后来的事故

小孩的可怕在于,一旦对最可怕的一幕进行录影,这些存档就会一直伴随在她的童年成长,入睡后在私人的导播室里自动播映。即便现在得知完整真相,可是大脑和情绪却还是不愿意自行修改,可见专家们所说的的童年阴影影响人格发展真的是煞有其事。
那年,我接近四岁。


《待续…》

Monday, April 17,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1

小时候的快乐非常单纯
无非就是赢了很快乐,输了很生气而已
康永在奇芭里是这么说的

小孩子的情绪的确简单直接
可是如果你以为每一个死小孩都不用大脑
或者说都对小时候的事件没记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很多时候我们在扫兴的成长中会渐渐远离小孩的简单和直接,慢慢进入大人们定义的成熟思想
越是扫兴越是提早获得“懂事”的称赞

回顾我扫兴的苗头似乎早发芽得有点超乎寻常
那年坐进摇晃式的电子车,满脑子只想着怎么踹我身边的大姐下车而又不被大人责骂(看来我的黑腹小时候就已经有迹可寻),也只有两岁

低头望着脏兮兮的脚趾踩在滑梯板的最高端,遥望着姑姑的黑脸以及她手中那碗渐渐微凉的白粥,再回头看看前后被大姐及堂弟堵截的滑板及楼梯,然后认命地看着身下的草皮告诉自己这是唯一的出路,不停重复不知哪学来的口诀:
跳跃。蹲下。起身。
跳跃。蹲下。起身。
单杠放手前在耳边听到尖叫之后,我完成得还算不错,
跳跃。蹲下(趴下)。黑暗。
唯独失算最后一段

睁开眼,他们说这是破相,可我知道右眼边的这条疤痕是祭奠我上过擂台的奖励,是这段短暂放养式的生活里唯一的纪念品(看来死爱脸的性格也是这时悄然滋生的)
而那年我三岁

《待续…》

Saturday, April 01, 2017

准备好你的人生了吗?

人生的无能为力,是迅疾到根本没有时间留给我们排并布阵。在痴呆症面前,「准备」二字显得那么苍白。

      

         《全球痴呆症患者有4680万人,每3秒新增一例病患|文茜×胡朝荣》

Monday, March 06, 2017

变动

变动 就这么一个词汇概括了所有
最简单也最捷径的说词
就像结婚 从订婚 拍照 选酒席 分请帖样样准备齐全后
结婚前一晚新郎告诉你他不能娶你
然后决然取消婚宴
嘉宾 朋友 亲戚 也就成了变动之说

世界经济动荡不稳 公司前景堪忧
人事调动 削减开支 都成就了变动之说

生命的变动不可预期 
股市的变动难于预料
相遇相识 一眸浅 转眼深 都是变动
在变动的大繁华都市中寻求安稳框竟也成了奢侈品

多么诱惑的变动竟还在变动中

不断出走 不断出发


Monday, February 20, 2017

你何时启程呀

梦  还是会梦
牙  还是会磨
可说了出来  感觉也好些
或许就是那句理解吧
一直都在寻着 理解人

呃…请问太岁
你何时启程呀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7

你在这干嘛

闭眼前 我告诉身边的人
晚上我或许会说梦话哦
然后我已尽量隐忍不出声 
梦呓还是偷偷将心底话传了出来

这是一场整蛊 对象是我吧
我的确吓到了 我投降了 
说实话吧 你们在开玩笑 对不对

断续的浅眠感觉糟透了
尤其醒来时发现这并不是如你所愿的玩笑

太岁! 你怎么还在这里?!

Friday, February 17, 2017

唉…太岁 你怎么还在这儿

今天得知了非常糟糕的消息
看来事情又超出预期、控制之外了 
不是过完年了吗  太岁你怎么还在这

如果已成定局  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也只能告诉自己 平常心 接受 往前

唉…看来又是不平静的一年了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拉萨

所以说 聪明的人即便没经验
只要有心 成果也不会太差
此话也适用于下厨
有这样的脑袋 真煞人


Sunday, February 05, 2017

打针

我已尽力预防 
如果止痛失效
我也只能坚强

                   《接受疫苗的初衷•慈》

Monday, January 23, 2017

喜多米。Shan Zu's sweet house。: 回顾2016年

喜多米。Shan Zu's sweet house。: 回顾2016年

离去

几个小时前 你捎来信息
知道你处在人生迷茫、悲伤、懊悔之中
很抱歉没能早点知道 
虽然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至少我的双耳可以陪伴你渡过那搅心的时刻

也懂你的好意 
生日跟忌日画着红与白的分界线
可你也忘了  天秤上的友情超越指针的计量

头七时 记得帮我问候他
要感谢你女儿的陪伴  抵消人海偶尔的孤单

一路好走

Monday, January 16, 2017

怪•梦

迷迷糊糊间 看到你
目光穿透我,呆滞的望着前方
身边什么站着你的女友  
那微微蓬起的孕肚尤其醒目

她轻声哀怨你的被动 湿了眼眶泪打转
依然木纳的你 木然望着 继续望着

望向她空荡的无名指 再看看小腹的弧度
应该三月有几了吧… 
那么…该办下去吗?

这样的表情已经表达惊喜与惊吓的差别
顿时觉得悲哀  似乎…到了尽头了呢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梦到
但想必一定联系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信息
也或许只是纯粹的巧合  
谁又真的知道呢 

怪  真怪



Sunday, January 01, 2017

走出原来的世界

时光之间 旅行就是我的预言
我 告别昨天 和自己冒险
这是给自己的承诺
旧的我并不想再重播

                    《随心所遇•A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