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书架前,是排长长的登机閘

每次踏入这里
在决定启程前都会大致想象接下来两个礼拜大脑的补充剂
究竟想埋头在小说家的幻想里
还是穿越到左手边的真实写录
或者说前面的论着也很诱人
走着走着不自觉就停靠在一堆经济学家的跟前 
好吧,着手可触的这本看来比较适合这段期间心情的知识补给
就你吧,堕入资本论前仿佛听到嘴里还碎碎念着:何帆,你最好别给老娘翻译到像神台上的佛祖,只视其相不闻其声

Friday, September 01, 2017

现实与剧本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

曾经,手稿的部分曾交托给生命很重要的一个人 
可那个人拒绝了
我原以为他说的不需要,是因为有信心在时间的另一端,我们依然会执手相望
所以我等
只是等着等着只等到一张背靠背的照片

Sunday, August 20, 2017

愿望· 期盼·缺失的联系

人的愿望是怎么形成的?
当能力有限而欲望大于能力的时候,人就有了愿望。愿望是当时不能达到的一种期盼,而这种期盼其实来自人内心深处的缺失……

苏逸安那时就微微停下了脚步。
他在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很久远的事,久远得甚至连对童年的记忆那么清楚的他都有点忘记了。


       《九鹭非香•嘘,我们的小秘密》

Sunday, August 06, 2017

我们应该练习道别

我们应该练习道别

死亡,大概是我成长的过程中,最不喜欢的课题之一
偏偏接触它的机会越来越多
而且人物关系图也随着时间离我越来越近

为了显得不至于太过悲凉,或者准备不足而浪费了临终宝贵的几分钟
很早之前我就常常幻想我需要对我爱的人告别
我当下的男友(前)
我的母亲,姐妹,我外婆等

每每刚起个头,情绪就不由自主地哗啦啦收不住口 
话还没说半句就不了了之
直到现在这份练习还没有交卷的一天
所以我想,纵然有时间交代遗言,也必定不会完整
因为无从说起,却又觉得还有许许多多言语无法表达的事
委屈的、不甘的、遗憾的、后悔的、早知道的…

近期外婆突然进入加护病房重新唤醒了我荒废已久的功课
看着病人虚弱的躺在那里
精神不济又不舒服 我在想
就算万全准备 在病危的情况下
能保持清醒的神智也已属幸运
何况还要求记得熟背的遗言
现实中,能有几个个案如同电视剧里,和亲人完整的道别
一般都是叫人措不及手的消息
幸运的话还能有心理准备的时间
即便如此,我也质疑躺在那里的人究竟对我们的道别能听进多少呢

结果最终就是简短的说: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又或者胡乱答应一通之类的
就只为了让一切简短而且听进耳
所以更深层的话,唯有用眼泪来替代了

即便就算知道功亏一溃,我也没打消念头
曲终落幕的道别依然练习着 适应着
只是不再纠结于“临终”
而是将时间推前 让一切想说的得以在对方神智清醒的时候逐步完成
例如提高探访外婆的次数是其一
要完成这件事,并不需要等另一个“危机”显示才行动

而这 也就是我的回答

Monday, June 12, 2017

你该知道的底线

当我觉得为了权力或生存已不忠于自己的心时,千万不要逃,不要投降,不需躲避。该来的,让它来;让离去时,勇敢地离去;人生不用拖泥带水。

我11岁的时候写了一封遗书•陈文茜》

Tuesday, May 30, 2017

绝对的洁癖

时不时将情感的周围缝缝补补
阻挡了烂桃花的入侵外
也同时拒绝了一切的可能性
 
       
                        《感情洁癖症•慈》

Sunday, May 28, 2017

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情 (2)

《待续》

没有绝对的对错,更多的或许应该问问自己,什么是你能承受的

浪漫派在追逐诗和远方的路上伴随着第三者或小三的影子,一旦对方的感情出现裂痕,从然你无辜却也得担待这罪名

务实派强烈的自我保护感在名节保身的当儿,也同时上演一而再再而三错过的戏码,以及从未走心为自己任性活一次的遗憾

侥幸派沉醉在自欺欺人的气球里筑梦,一旦爆破就像慢火中的青蛙不知温度,清醒时已经发现傾尽所有,你已无法还原空荡的心

乐天派躲在拒接长大的盔甲,企图用孩子的眼睛观看世界掩盖心里的期许。殊不知这只是另一件国王的新衣,揭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实生活中的题目也永远不一样,当我们将模糊删除,分别用已婚、离婚中、分居中、冷战中、远距离等字眼代替,选项就会重新刷新,依据轻重摆列。

行动的深浅往往反映动机,如果说将:每晚密切通话的字眼加进联络里,这次你又会怎样选呢?

所有的选择都标签同等的风险跟代价,你愿意承受失去什么,天枰的另一端得放上你想获得什么。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背后伴随众人议论的私语。

选择往往叫人难堪之际,不是对与错或是对于对的相比,而是在两个都看似错的中间选择一个你比较能承受的结果。而你应该问自己,你想成为怎样的人?还是想过着怎样的生活?当两者相抵时,到底哪一个比较可以接受妥协?

《完结》

Saturday, May 27, 2017

做自己,从来就不是件单一的事情 (1)

朋友问我: 如果当你遇到一个能言善辩的人,而你又非常着迷于他的说话术,在对方身份不确定的模糊关系中(模糊概括可能已婚,订婚,有女/男友),你是否愿意继续让自己沉醉在极有可能心会沦陷的联络里?

浪漫派的回答是:人生难得遇红颜/蓝颜知己,你永远不会知道事情到最后的发展,你们只是继续保持联络而已,并没有刻意去破坏什么,为什么要拒绝他/她的到来呢,你忍心吗?

务实派的回答:别浪费时间在一个不明朗的关系里。尤其是你非常清楚自己会沦陷的机率是高于百分之九十。继续联络就同等于开着车缓慢的往战争边境驶去,赌你未必会被炸到的概率低于十。

侥幸派的回答: 去啊,谁说模糊就必须判死刑啦?谁说模糊就不可以考虑以后发展的可能性?模糊也就未必是最坏的情况。可能你也不会怎样呢,就算最后如果发现沦陷了,不能有好的结果未必就真的走不出来。其实你也没你想象中的不可自拔。

乐天派的回答:谁说结了婚或有了男女朋友就不许对方交朋友啦?不过就是联系联系而已嘛,有必要想得那么严重吗?不过就是顺从天性而已,做自己又怎么啦?有个干哥哥/干妹妹又怎么啦?不是罪过呀。

世界之所以会有趣,多样化,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每一个家庭,思想,教育,经历都造就不同的人格,性格,信仰。也正因为我们的不同,引导我们做出不一样的选择。而这些不一样的背后都诉说着自己追求什么样的道德价值观。

                                                   《待续中…》

Sunday, May 21, 2017

无法平衡的逻辑

男人的逻辑 :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走

而如果你爱我,你就会来找我 , 却是女人的逻辑

于是年轻才会错过那么多
终于明白同志恋爱是大势所趋
也理解现今男人倾向女性化
而女人倾向女汉子的转变
这些也不过是基因进化的一个机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