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7, 2018

洁癖患者

我知道这样不对
知道你老实交代的过往却又耿耿于怀
明明我不问你可以不说
但就是无法介怀
这是病我知道
无法治愈的感情洁癖症

我在盼望能痊愈的一天

Sunday, April 08, 2018

忐忑不安

越是理智抵抗身体越是往里靠
女人 当你终于在对的时间相遇
那些你以为你在乎的条件都会变的不重要了
这就是所谓爱情的魅力吧
这一次,无论结果如何
我会试着紧紧握着属于自己的幸福


Friday, March 16, 2018

离去

当从你的嘴里听说你要离开
立即生效
就算心里有数 依然为你难过
你很努力 甚至很卖力
或许恰恰就是卖力过了头 失了准
才有今天的结果

不认真不对 过了头也不见得好
中庸中庸 悟道是也

Saturday, March 10, 2018

Optus Musical Show

哪怕只是一秒也好,都想逃离原有的角色。请带着我的思绪飞翔吧

Saturday, February 24, 2018

丢失了灵魂

他们的脚步由快而慢,由慢而停神色凄惶地蹲了下来,再也不肯走半步了。约翰又急又气地追问缘由,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走得实在太急了,灵魂丢失了,我们必须在这儿等。

试问: 那些丢失了灵魂而照旧赶路赶得昏天暗地的人,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两样呢?

                       《菩萨的境界•尤今》

Tuesday, February 13, 2018

受教了

好心做坏事

大概是我今天最想最想狠狠摔自己一个大巴掌的时吧……

受教了

Monday, January 22, 2018

That's enough

对手足宽容 是基因机制的自然选择
然而抵挡盲目不合逻辑的宽容 就是人类反思、独立思考后对莫因进行的抵抗

我自认不是个爱心爆棚的教育者,
盲目认同某件事或愚昧的付出只因为身上流着的某种相同的血液,不是我的作风。一件事情的原由,起因,动机及合乎常理的处理模式不该因为任何血缘或特殊关系而有所不同。大义灭亲这形容词倒是比较符合我的思考与行为模式

对于亲人,甘愿付出及宽容对待可以成立,前提条件是人格保证,及值得信任的人
一旦发现受惠者持着占便宜、城府算计着,用双重标准的尺把合理化自身的行为, 任人都会心寒

这不是一场意外或无心之过。第一次的原谅与第二次的变本加厉只是提前逼我面对承认,

断章取义真相,对调始作俑者与受害者的立场,诱导倾听者为她打包不平 事实证明之前愚昧的宽容正助养着一只白眼狼

对于人格及信用破产的人,我想来直爽的很。当你已不再值得别人对你好,你已同时失去资格去享有对方给予的”特权

收回特权是干脆也符合我的期许。退回一步,请保持基本的界限
别越逾 因为你已失去资格
 
That's enough

Sunday, December 31, 2017

因为从一开始,你只在乎爱你的人而已

有些女人 一生的梦想
就是找个爱她的男人结婚生子
是谁并不重要 只有这么一个人
肯爱她追求她 给她稳定的婚姻关系
那么她就会为他步入殿堂

她不问自己爱不爱
当到了适婚年龄时
往旁边一看 就这么一个人
所以她不会拒绝 

婚后几个月才发现现实与期望的落差
她开始想这一切是个错误
她要的只是一个婚姻,怎么会这样困难!

为什么?
因为当选择男人时,请倾向你爱的那个
如果不是,请不要勉强跟他共度一生
时间会毫不留情给你一巴掌
只有当女人确定这就是她要寻找的人时,才能忍受恋情由绚灿转入平淡
甘之如饴

说完后,我望着站在身边这位结了7年婚还问我你怎么确定那个对的人。
听着,如果婚后这些年还没让你搞懂
那你得问问自己当初你究竟为了什么而套上那个指环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偷点点什么呢…不如偷窥吧

平安夜又怎么会不平安呢
今晚继续喝着昨天剩下的半瓶
红酒
继续读读文章
似非似懂 每个人都有故事
无所事事的时候
最爱随机点阅偷窥别人的故事
像极了阿妹最新的专辑主题
《偷故事的人》

Sunday, December 24, 2017

你可以再洒脱些

有个老友 以前一起旅行时,总说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
当时还没步入社会 天知道老娘最大的问题就是金钱  这小子说啥呢 不是坑我吗

几年后越是累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
时间相对减少 公司需要你standby的突发状况也越来越频密
这样一来 很多时候计划都没发提前准备
倒是学了一身随机应变 说走即走的即兴

这也意味着花费的金额也随性的高
可以前三天买机票用了13个小时飞到老远的地方
可以半推半就的说服无所事事呆在家里的老妈陪我来场即兴的出走
即便这样的即兴她原先极为抵抗 真是孺子可教呀

这次买了机票飞来这里
就是想静静地跟自己独处
这样喝着酒 一个人看着门外的热闹
人群里的卿卿我我
虽然说服力极低 
但我真的没有感到寂寞或孤单
或许真的习惯了 又或许这是第二人格在说话 反正正宫的我就享受当刻
微微熏熏 
放心 没艳遇没堕落
老娘住的可是女生宿舍

明天见到四面佛时 是时候问问她臣妾良人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