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9,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3

《闻接上篇》

后来被带回外婆家,与大姐被分批监护前的最后一晚,她的眼睛老是水汪汪,不时满嘴口水抹了我俩一把脸,还说了些很奇怪的唠叨话。无非就是听话、读书、少打架啦之类的(本人小时最频密的打架对手非大姐莫属也) 心里总觉得有重大事情会发生,隐隐约约似乎闻到悲伤的苗头(那时不懂什么是离别)

果不其然,她用智商低的谎言哄我俩上楼伴睡,然后悄悄下楼。或许是恰巧又或许开窍了浅眠的功力,惊醒后警觉不对头,立马唤醒大姐一起捉奸!啊不对,是捉人!冲下楼梯推开人群,只瞄到隐隐约约有人托着行旅放进车厢。我想冲过去抱着她的脚(没办法,身高就只到这里啊)。忘了怎么收尾,录影来到这里小中断,然后继续…… 哭,闹,歇斯底里的哭,歇斯底里的闹。

我们始终没能好好说再见,在触碰到她之前,讨厌的大人们一个坐青龙右白虎将我俩扛起来拉得远远的,就连车尾灯也看不到就扬鞭走了。每天睡醒后重复满屋找人动作,然后哭,继续闹,重复不间断 (怪不得我这么讨厌这个年龄的死小孩,或许是害怕唤醒自己体内藏着相等的恶魔的基因) 也试过进化成死赖大人缠问她的去向,得到的只是三灭其口避而不谈的回避。后来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她也许就在任何一架仰望的飞机里,正飞去不知名的城市,而我也正满四岁。(为啥看着我的童年,越来越像《天生变态狂》书里提到的那符合后天条件而为扭曲的基因提供酝酿的温床!天呐!)

成长这回事就是分段经历升级版的扫兴。时间只会磨平不重要的花碎片段,凸显核心画面的后劲。誓如离地前的信心喊话、无力阻此头颅分裂的无能为力、挽回不了被遗弃的离别种种…

扫了这么久的兴之后,前几天仿佛又回到孩童时期,那天就是单纯的想穿青色,转身回望,这份单纯悄悄转变成庆幸…而我不急着找答案

Tuesday, April 18,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2

《闻接上篇》

室内反锁的情形下除了紧抓着铁条,也只能隔着旧式的百叶窗心里倒着抽一口气呐喊着不要不要…!
视线不曾离开妈妈托朋友越洋带给我们的洋娃娃。眼睁睁看着娃娃搭配奶白色蕾丝的英国帽的头颅,正在缓慢地,以360°的方式从左到右旋转一圈

他扬起邪恶的嘴角眯起眼睛直视我,举起握着头颅的手用力反转洋娃娃 再用力一拔!生生将头颅扯下来(难怪后来长大后这么重口味,爱看血腥恐怖片)

事隔多年后再次跟堂哥有了联系。  无意间提起小时种种(我发誓我是故意的) ,虽然他极力修正我的漏洞百出的记忆 (出自顽皮恶作剧,但其实洋娃娃的头颅是可以接驳回去的, 洋娃娃依然完好), 可我的记忆里根本没记录后来的事故

小孩的可怕在于,一旦对最可怕的一幕进行录影,这些存档就会一直伴随在她的童年成长,入睡后在私人的导播室里自动播映。即便现在得知完整真相,可是大脑和情绪却还是不愿意自行修改,可见专家们所说的的童年阴影影响人格发展真的是煞有其事。
那年,我接近四岁。


《待续…》

Monday, April 17, 2017

成长,是件很扫兴的事 1

小时候的快乐非常单纯
无非就是赢了很快乐,输了很生气而已
康永在奇芭里是这么说的

小孩子的情绪的确简单直接
可是如果你以为每一个死小孩都不用大脑
或者说都对小时候的事件没记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很多时候我们在扫兴的成长中会渐渐远离小孩的简单和直接,慢慢进入大人们定义的成熟思想
越是扫兴越是提早获得“懂事”的称赞

回顾我扫兴的苗头似乎早发芽得有点超乎寻常
那年坐进摇晃式的电子车,满脑子只想着怎么踹我身边的大姐下车而又不被大人责骂(看来我的黑腹小时候就已经有迹可寻),也只有两岁

低头望着脏兮兮的脚趾踩在滑梯板的最高端,遥望着姑姑的黑脸以及她手中那碗渐渐微凉的白粥,再回头看看前后被大姐及堂弟堵截的滑板及楼梯,然后认命地看着身下的草皮告诉自己这是唯一的出路,不停重复不知哪学来的口诀:
跳跃。蹲下。起身。
跳跃。蹲下。起身。
单杠放手前在耳边听到尖叫之后,我完成得还算不错,
跳跃。蹲下(趴下)。黑暗。
唯独失算最后一段

睁开眼,他们说这是破相,可我知道右眼边的这条疤痕是祭奠我上过擂台的奖励,是这段短暂放养式的生活里唯一的纪念品(看来死爱脸的性格也是这时悄然滋生的)
而那年我三岁

《待续…》

Saturday, April 01, 2017

准备好你的人生了吗?

人生的无能为力,是迅疾到根本没有时间留给我们排并布阵。在痴呆症面前,「准备」二字显得那么苍白。

      

         《全球痴呆症患者有4680万人,每3秒新增一例病患|文茜×胡朝荣》

Monday, March 06, 2017

变动

变动 就这么一个词汇概括了所有
最简单也最捷径的说词
就像结婚 从订婚 拍照 选酒席 分请帖样样准备齐全后
结婚前一晚新郎告诉你他不能娶你
然后决然取消婚宴
嘉宾 朋友 亲戚 也就成了变动之说

世界经济动荡不稳 公司前景堪忧
人事调动 削减开支 都成就了变动之说

生命的变动不可预期 
股市的变动难于预料
相遇相识 一眸浅 转眼深 都是变动
在变动的大繁华都市中寻求安稳框竟也成了奢侈品

多么诱惑的变动竟还在变动中

不断出走 不断出发


Monday, February 20, 2017

你何时启程呀

梦  还是会梦
牙  还是会磨
可说了出来  感觉也好些
或许就是那句理解吧
一直都在寻着 理解人

呃…请问太岁
你何时启程呀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7

你在这干嘛

闭眼前 我告诉身边的人
晚上我或许会说梦话哦
然后我已尽量隐忍不出声 
梦呓还是偷偷将心底话传了出来

这是一场整蛊 对象是我吧
我的确吓到了 我投降了 
说实话吧 你们在开玩笑 对不对

断续的浅眠感觉糟透了
尤其醒来时发现这并不是如你所愿的玩笑

太岁! 你怎么还在这里?!

Friday, February 17, 2017

唉…太岁 你怎么还在这儿

今天得知了非常糟糕的消息
看来事情又超出预期、控制之外了 
不是过完年了吗  太岁你怎么还在这

如果已成定局  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也只能告诉自己 平常心 接受 往前

唉…看来又是不平静的一年了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拉萨

所以说 聪明的人即便没经验
只要有心 成果也不会太差
此话也适用于下厨
有这样的脑袋 真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