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7, 2007

不幸的大幸里,碰到了不巧合的缘分,但窝心的人情

到数的前八个小时,我还是处于极度的惊骇之中,原因:我撞倒老婆婆了。
无论你的原因是什么,盲点也好,看不到也好,总之后退撞倒人就是你的责任。
当下的我没为自己找借口,一下车先看对方伤势如何,连声道歉。当我发现是老婆婆时,我已被淹没于内疚之中。
路人并没我预期中痛骂我一顿,反之帮忙我扶起她,建议我载她回家。婆婆费了很大力气才起得了身,她的脚一拐一拐,我汗颜直流。。。车上,婆婆告诉我,幸亏跌伤的是右脚,不是曾开过刀的部分,否则。。。婆婆家里没人,我要求她通知家人回来。等待期间,在婆婆的指示下,我用白兰地酒精帮她推拿痛处,没流血但那右脚的膝盖好肿。。。慢慢跟婆婆聊起天来,我一打开话题,婆婆就开心得聊个不停。看到她并没被刚才吓倒,心里倒也放心些。这样一聊,虽然脸带着笑容,却让我感到她老人家的孤单与寂寞。更让我觉得哽咽的,是原本今晚要出席她kana孙德庆生会,现在脚戴痛处,行动不便应该没得去了。。。对不起。。。她应该很渴望热闹吧。。。
她的儿子回来后,虽没凶我,但以些许责备的语气怪我的不小心。“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抱歉。。。”我也只能不停地重复着。经一番商讨,我们决定送婆婆去照x-ray 以策安全。我的阿姨安慰我,那是盲点,是意外,不幸中的大幸是,当下的我在听到轻微的“bong”声时有立即停下,尽管望向后面时依然什么都没有。如果当时的我觉得只是听错或根本没什么而继续往后退的话。。。你说事情会演变成有多恐怖!阿尼托佛。
照出来的结果没大碍,只是老人难免比起年轻人需较长-一星期时间复原。我问为何脚肿得如此.,医生说是微血管的破裂,加上老人较敏感所至。
回程里,带着浓浓的罪恶感,我不停向婆婆道歉,老婆婆不但没责备我,还说她也有错,不该倒回去买虾。。。他不停安慰我别担心别自责,还叫我得空去找她一起喝茶聊天。。。飚泪加述了,这可爱又贴心的老人家。。。
惊讶的事,妈妈回家后没责备我,还叫妹妹买镇惊丸给我吃.。想不通却也不敢问她。梢后我俩在买水果去探婆婆。晚上偷听妈妈跟大姨讲电话:她平时连看到猫狗都会怕撞到它们,有此宁愿被车撞也不愿撞到它们,现在的她一定比谁都内疚。
原来这是妈妈没开炮得原因。。。好感动!

3 comments:

凯军 said...

好彩是个老啊麽。。。不是年轻的路霸。。。嘿嘿嘿。。。圣诞快乐。。。

flockgirl said...

哈哈!如果是路霸也不错,至少我有机会演一驹《侠女除害记》!

tabby said...

没事就好